炒股干货:券商宏观研究的十大流派(中)六合的数字表

发布日期:2019-10-07 03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国戏剧节时隔26年再进福州 台湾歌仔戏入选铁常德燃油机模型制作公司,排序不按资历,不分先后。归类主要根据相关团队给我的核心感受,仅供参考,并不能完全概括多数团队的研究成果。实际上,我感觉很多团队有全面覆盖的倾向。所有提到名字的咖们,更主要指以他们为核心的整个团队。

  他们的名字前面是否加上机构名称,是综合考虑了成名时期是否跨了不同机构、印象中在投研圈外的知名度等因素。如果同一机构有不止一位团队核心人物,或换了团队,或团队核心人员已离开,就主要只列出机构。

  并非刻意排出“十大”,实际上我是列完了之后,刚好发现是十个代表性风格或流派,才在本文标题加上“十大”。

  全面覆盖,是指研究范围几乎涵盖卖方宏观研究的各个细分领域,且在主要领域均有较为深度的研究。

  近年国泰君安经历了团队大更替,核心人物由任泽平到花长春;申万宏观的长期核心李慧勇也已离开,所以这两家以机构代表。申万、国君、海通都属于全面深度覆盖的典型机构,不过,由于海通姜超化繁为简的特点比全面覆盖更值得关注,所以本文把他分在了下面的组。

  国君、申万是最老牌的主流机构,在证券研究上都有深厚渊源和积淀。他们的研究,有两个长期特点,一是覆盖全面,二是底线较高,即不管有没有明星坐镇,其研报的基本质量大多相对较有保证。当然,主流大机构,包括中金中信等,大都有这两点,只是国君申万相对最有这种传统和代表性。

  分别在李超和赵伟的带领下,近两年华泰和长江宏观取得了显著发展。我的观感中这两个团队在出报告方面大概是卖方宏观最勤奋的,有数据显示,华泰李超团队2018年的报告总阅读量在万德和今日头条居卖方宏观第一。

  如果稍微认真关注,会发现这几个宏观团队,不少报告质量是很好、很值得读的。如果说全面覆盖有什么代价的话,那就是其中有的深度特色报告可能被淹没在自己的研报海洋中。做得太好太全面,有可能让读者难以聚焦、选择,甚至望而却步。

  目前战斗在券商宏观研究一线的,最有资历的就是李迅雷老师了。迅雷老师在哪家,哪家券商的研究就整体取得长足发展,国君、海通、中泰皆如此。他作为国内券商卖方研究业的长期领袖和开创者之一,还始终研究不辍,保持发文频率和质量,且化繁为简,传播投研和经济大道,让人敬佩之至。化繁为简的背后,是对宏观研究的深度把握,以及严谨分析框架,可从他公众号上展示的“中泰时钟”看到一些体现。

  海通姜超有可能在国君和海通时期从迅雷老师那儿得到真传,加上自己的框架,形成了他的化繁为简风格。读姜超团队的不少报告,颇有一气呵成酣畅淋漓通俗易懂之感。事实上,他们团队的研究覆盖是很全面的,深度报告也不少,但很多报告对投研圈外人来说阅读障碍并不大。在这个时代,这种化繁为简在传播理念扩大影响上很有优势。

  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,在投研圈外或许名气没那么大,但在圈内可是学术大神。曾长期供职央行货币政策部门、获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奖的他,与李斌合著(孙冶方奖当然是他们共同获得)的两本书——《信用创造、货币供求与经济结构》《货币数量、利率调控与政策转型》,是学习货币理论和实务的必备。学术过硬并未妨碍伍戈老师在券商宏观这商业研究上化繁为简,他团队的公开报告频率并不高,都主题聚焦、分析清晰,读一篇是一篇。

  作为社科院教授、历任华泰、广发、现任天风首席经济学家的刘煜辉老师,兼具深厚的学术积累和敏锐的市场嗅觉,这是很难得的。他的不少宏观分析或评论文章,只读一遍是不够的,您很难完全领会(当然,也有不少是不难懂的)。他必然有一套独到的研究框架,但从公开文章中,六合的数字表您很难看透。有故弄玄虚吗?我不相信。从他文章中体现出的对宏观要点的把握和对交易市场的灵敏,他是有太多料的。从他某些表述的点到即止甚至欲言又止,感到他胸有深刻关怀,其中有的没有大白于天下。

  假如说任总是当今国内宏观研究第一名人,有多少人反对?曾任职国研中心、历任国君和方正首席宏观、以创纪录薪酬进入恒大的他,或许是使很多宏观概念家喻户晓、让宏观研究成为全民学问的第一人。

  任总的宏观研究,是教科书式的,这不是我乱说,而是他自己在报告中反复说过很多次。实际上,泽平宏观,也是典型的全面覆盖类型,但教科书派的特点更突出,在转型宏观、金融去杠杆、房地产周期、供给侧改革等很多系列形成了从基本概念到现状、未来、问题、应对等全套报告。

  如果说泽平宏观就是那种搞宏大叙事和口号的(感觉任总本人大概知道会有人这么评价),我觉得这不太公正。实际上,泽平宏观的深度研究相当多,不宜因曾经对投研未必有益的个别宏大标题,而忽视大量的有价值研究。个人浅见是,任总这几年越来越进入更适合其研究风格、更能发挥其价值和影响的平台。

  提起宏观周期派,我们大概就会想起英年早逝的周期天王周金涛,尤其是想起他曾说的最有名的两句——人生发财靠康波、大家到2018-19年就会明白我说的话。在世界经济危机和金融动荡似乎隐然来临的近期,大家怀念天王。他的核心研究成就是,将康波周期、库兹涅茨周期、朱格拉周期、基钦周期这些长短周期进行系统性叠加嵌套,推导和预测了宏观经济和大类资产的趋势和拐点。

  彭文生老师是国内最有名的金融周期研究领导者,其研究集中体现在两本教科书式著作——《渐行渐远的红利》《渐行渐近的金融周期》。这两本书,显示了对国内经济和金融周期的系统研究和洞见。他的金融周期思想,平时也会有些体现在他领导下的光大宏观张文朗团队的报告里。

  三位周期大咖的研究方法两两之间都是差别很大的,与周金涛重在康波和周期叠加、彭文生的经济和金融长周期不同,交银国际的洪灏更侧重3-4年的库存周期和各类交易市场的长短量化周期指标。洪灏的周期研究,更加落实在中短期的投资策略,尽管与A股策略研究相比,他的着眼点大多已较为偏重更长期;这可能是国际上策略研究和频繁交易的A股策略的不同。